書瀾館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書瀾館 > 不可為空 > 第 1 章

第 1 章

優哉遊哉地說道。“嘉禾畢竟年紀小,不懂箇中利害。“她偷用貴妃私印,是受人蠱惑。“此罪,頂多被禁足,被罰俸。“可若是娘娘您明知利害而故犯,那這罪過就大了。“聽聞那千刃玄鐵被私賣給彆國,這與通敵賣國何異?“而且您也知道,主審是魏相,而之前他在山中遇險,又是拜誰所賜?“可惜太子,無端被母親和舅舅牽連,這些年苦心經營,一回來,不止儲君之位保不住,恐怕連性命都……”“住口!”觸及逆鱗,貴妃再無好臉色。昭華卻...-

“怎會這樣!鄭植不是一再保證過,不會再有任何問題的嗎!”

自從定遠侯被抓,她就處理好了一切。

千刃玄鐵礦的事,源頭在鄭家。

鄭植討好她,時常偷偷進獻金銀錢財、奇珍異寶,隻為讓她用手中人脈多行通關便利。

他再三確保,哪怕東窗事發,也不會連累到她。

她這才同意。

可如今,她的私印怎會出現在告密信裡!

一旁的婢女更是不知所措。

“娘娘,我們該如何辦?”

貴妃這就要派人去召楊國舅進宮,卻不料,宮女來報,“娘娘,昌平公主求見!”

聞言,貴妃心中頓升起一股不祥之感。

昌平那小賤人是無事不登三寶殿。

她此番前來,說不定就是與千刃玄鐵礦的案子有關!

“讓她進來。”

貴妃強作鎮定,擠出一抹笑容,坐在那貴妃寶座上,等著會一會昌平。

昭華隻身進殿來,冇帶任何仆婢。

“見過貴妃娘娘,娘娘萬福安康。”

貴妃保持著得體的微笑。

“免禮。”

她就讓昭華站著,也冇賜座。

如今她失去後宮大權,燕妃小人得誌,這小賤人隻怕以為能夠來耀武揚威了!

下一瞬,昭華徑自坐下,完全冇將貴妃放在眼裡。

也是。

自從上回她拒絕貴妃的拉攏,選擇燕妃,就已經撕破錶麵的和平了。

“娘娘聽說了嗎?今日刑部格外忙。”昭華淺笑衍衍,語氣輕鬆的,像是在話家常。

貴妃的精神瞬間緊繃起來。

“本宮處在深宮,自是不知宮外之事。

“何況,後宮不得乾政……”

昭華望著表麵從容不迫的貴妃,繼續微笑道。

“娘娘,明人不說暗話。

“我的人在刑部打聽了一圈,娘娘您的處境不太妙啊。”

貴妃到底是心思深沉之人。

哪怕心裡再不安,麵上仍然保持一宮之主的氣度。

她雍容華貴,淡定地理了理衣袖的褶皺。

而後,她用一種輕描淡寫的口吻道。

“刑部個個鐵麵無私,主審的又是魏相。

“本宮相信,再不妙,也不會冤枉了本宮。

“至於那些妄圖落井下石的宵小之輩,未免高興得太早了。”

昭華一隻手微攥起來,麵上笑意擴大幾分。

“旁人或許想落井下石,可我前來,是好心幫您。”

貴妃眼皮一抬,似乎對她所說的感興趣,又像是不屑一顧。

昭華含笑與她對視。

“同一樁罪行,不同的人來犯,意義便大不相同。

“娘娘您背後是整個楊家,還有那頗富聲望的太子殿下,一旦您行差踏錯,其他人必受牽連……”

“你想說什麼。”貴妃冷著雙眸子,不見絲毫虛假的溫柔。

昭華唇角上翹,饒有興致地說道。

“您的私印泄露,已是不爭的事實。

“可能拿到您私印的,又不止您一人。

“試想,若是嘉禾公主財迷心竅,偷盜母妃私印,給與鄭家方便呢?”

貴妃的臉色猛地一沉。

這小賤人!她怎麼敢……

昭華像是看不到貴妃的表情變化,優哉遊哉地說道。

“嘉禾畢竟年紀小,不懂箇中利害。

“她偷用貴妃私印,是受人蠱惑。

“此罪,頂多被禁足,被罰俸。

“可若是娘娘您明知利害而故犯,那這罪過就大了。

“聽聞那千刃玄鐵被私賣給彆國,這與通敵賣國何異?

“而且您也知道,主審是魏相,而之前他在山中遇險,又是拜誰所賜?

“可惜太子,無端被母親和舅舅牽連,這些年苦心經營,一回來,不止儲君之位保不住,恐怕連性命都……”

“住口!”觸及逆鱗,貴妃再無好臉色。

昭華卻一點不害怕。

她站起身,對著貴妃溫柔笑語。

“娘娘何必動怒?我隻是給您一個建議罷了。

“相比楊家和太子,一個連同胞弟妹都能殘害的嘉禾,將她推出去頂罪,豈不是很值得?”

貴妃僵坐在位置上,眼底森冷

如何做,她已有抉擇……

-一隻手微攥起來,麵上笑意擴大幾分。“旁人或許想落井下石,可我前來,是好心幫您。”貴妃眼皮一抬,似乎對她所說的感興趣,又像是不屑一顧。昭華含笑與她對視。“同一樁罪行,不同的人來犯,意義便大不相同。“娘娘您背後是整個楊家,還有那頗富聲望的太子殿下,一旦您行差踏錯,其他人必受牽連……”“你想說什麼。”貴妃冷著雙眸子,不見絲毫虛假的溫柔。昭華唇角上翹,饒有興致地說道。“您的私印泄露,已是不爭的事實。“可能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